壹点灵
心理杂志

感受适度焦虑,积极调整应对 ——读许又新《神经症》有感

2017-12-06   1297次阅读   0个赞

生活中我们希望一帆风顺,事实上理想与现实永远存在差距。

    

周日出门做讲座,走到停车场开车,发现别人的车挡住了我的车,为了赶时间只能滴滴出行,庆幸自己提早出门。打出租车去参加考试,预约的司机看错了地点,我安慰他没关系,两个地点也就5分钟距离,改变路线来得及,庆幸自己提早出门。孩子周末回家说作业只剩下一种了,我建议从周五晚上开始先做再玩,过程中我们发现这一种作业需要连续做一个半小时,必须分时间段完成,庆幸我们提早安排作业。这一切“提早”的背后,隐藏着我们害怕,担忧的情绪。我们害怕迟到,担心时间不够等等,这都是焦虑的表现。

   

许又新老师在《神经症》一书提到:没有焦虑和没有恐惧的生活一样,并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焦虑是对生活持冷漠态度的对抗剂,是自我满足而停滞不前的预防针,它促进个人的社会化和对文化的认同,推动着人格的发展。

    

其实,很多事情都是如此。吃饭是必要的,但如果吃的太多,就会肚子痛。


许老师在书中指出,目前Lewis认为焦虑作为一种精神病理现象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1)焦虑是一种情绪状态,病人基本的内心体验是害怕,如提心吊胆,忐忑不安,甚至极端惊恐或恐惧。

(2)这种情绪指向未来,它意味着某种威胁或危险,即将到来或马上发生。

(3)这种情绪是不快的和痛苦的,可以有一种死在眉睫或马上就要虚脱昏倒的感觉。

(4)实际上并没有任何威胁和危险,或者,用合理的标准来衡量,诱发焦虑的事件与焦虑的严重程度不相称。

(5)与焦虑的体验同时,有躯体不适感,精神运动性不安和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的表现。

   

在我们身边有时不断听到对于某件事情或情境“我焦虑”“我紧张”的说法,有人对此开玩笑“神经病”。通常情况下我们所说的焦虑只是一种情绪,它是人类最普遍的情绪,绝大多数人的焦虑是处境性的和轻微的,跟现实生活情境相联系,带有道德色彩。当我们通过某些行为让焦虑被控制在可忍受的限度之内时,可以得到一种启发——行动是焦虑的对抗剂。当有求助者向我们咨询时,我们不妨讨论下,这种非建设性的行为有没有可能发生建设性的转化呢?实际上,每个健康人都在用建设性的行为把焦虑控制在很低的水平,甚至可以体验到人生的意义和价值。

   

在2017年我准备5月份国家二级咨询师的考试过程中,我真切体会了焦虑带给自己生理、日常生活的影响,并用系统脱敏法逐级降低焦虑。本次考试是在上次通过三级考试的基础上趁热打铁巩固旧知识,习得新知识。原计划是父母今年4月清明节后过来帮我带孩子,下班后回家吃完饭至少有2个小时复习时间,或者下班后在单位看书2小时再回家。但是2月底妈妈不慎摔倒,腰椎骨裂卧床休息三个月。于是我每天必须回家烧饭带孩子,晚上基本没有自己复习的时间。单位里因岗位人手紧张,有时需要加班顶岗,中午无法得到充足休息,周末两天又要参加考前培训学习,整个人处于疲倦的状态。上次的考试经历让我深知书要看细致,在正式考前培训开始前针对上次考试出现的内容掌握不足的现状我已提前预习前三章知识点,并咬牙刷题。每个章附带的习题,少的有两百多道,多的有叁百多题。在前后2个月的准备时间里或在晚上孩子完全睡觉后做题,或是单位里利用午饭后休息的半小时间,或是起早看书。在时间利用上无法完成预期的每天2小时看书时间,再加上二级难度增大,题量多,知识点考察更细致,人到中年为了支撑家庭支撑白天正常的工作,无法熬夜复习,于是我就开始焦虑了。


本来这次考试还想努力一把拿个高分,后来目标变成只要能通过合格就好,再往后变成尽力而为,至少通过一门科目;再降低成我尽力了,哪怕一门都不通过也没关系。烦躁起来找师兄聊天,师兄说我们非科班出身半路学心理学的本意是为生活锦上添花,而不是增加负担。于是工作忙碌的他尽管每个周末认真听课却坚决不参加本次考试,甚至报名费已交也没关系。每天看着群里的我们焦虑的叫着复习时间不够,他会出来发发红包安慰大家。我也想着考试不通过至少下次还有师兄陪考,也不丢脸。这种考试只是自我提升的方式之一,通过与否不会关系到我的生存,我能在教育孩子的路上进行自我培训,本身我就是很出色的家长。这样想来我的焦虑等级就逐渐降低了。


行动上当我为自己比平时提早半小时做完晚饭争取了复习时间而高兴时,儿子自己吃饭掉了一地的饭菜打消了我的计划。当我们吃完饭觉得今晚可以坐下来做各自喜欢的事情时,接到女儿学校临时通知,原定的亲子秀节目时间更改为第二天,我们又开始整晚排练。


老师说:“如果你能在最后的一周里每天抽出5个小时复习,我包你过关。”

我回答:“我有两个孩子,最大的还在上幼儿园,回家我要给家人做饭,还要陪伴他们,老人身体不好下班后我们自己带孩子”。

听完我的回答,老师不说话了。

一起培训的同学说,“你这么认真还担心自己考试通不过吗?”

我无奈的回答:“你们看我上课认真是因为我回家根本没有充足的时间全身心复习,只能利用课堂时间。”


最后的考前两周时间里,我的扁桃体一直在发炎,最初以为自己嘴馋吃了上火的东西导致,后来仔细排查发现可能是精神紧张导致;等到考试结束后立马神情轻松嗓子也好了。


有了这次亲身体验从过度焦虑进行积极调整转变为适度焦虑的经历让我在咨询中遇到同样状态的来访者,更能与之共情,同时也能主动关注到焦虑对人生理的影响,如:痛经、咽喉炎,失眠、胸闷等等。当然更好的是我们可以根据现实情况接纳焦虑状态的自我,做到自我指导,自我关怀,更好的适应自我,调整自我。


现在当我的孩子在生活、学业上出现焦虑的情绪时,我送她最多的一句话是:这很正常,来,坐下来,我们一起讨论下出现这种想法的原因,看看我们能做些什么吧!

   

参考书目:《神经症》许又新. 北京.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  2015.11


☆我是孙亮亮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我在温州

☆我擅长以下领域

二胎关系处理、学生成长


文章来源:壹点灵(上海袋虎信息有限公司)

文章投稿咨询加微信:yidianlingly(壹点灵小编)


壹点灵,壹点心香,漫步前行

成为壹点灵专栏作者,写专属于心理学的班马文章

欢迎投稿及勾搭:wenzhang@yidianling.com


0个人已点赞

评论(0)

期待你的评价哦~

心理咨询案例更多

心理咨询问答更多

相关文章推荐

关注我们

400-114-1010

服务时间:
早8:00-凌晨1:00

用户协议 咨询服务规则 法律声明意见反馈 移动版:感受适度焦虑,积极调整应对 ——读许又新《神经症》有感

Copyright © 2015 - 2017 上海袋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心理咨询 沪ICP备15037258号

回到顶部 消息通知 微信关注 app下载
在线客服

扫描下载APP